气吞万里如虎,慕容复要兴复的大燕
分类:考古专栏

在金庸武侠《天龙八部》中,慕容复是一个悲剧人物,一生致力于兴复大燕,最后却机关算尽,徒劳无功。

桓玄灭亡后,最大的赢家当属刘裕。

图片 1

刘裕,字德舆,小名寄奴,彭城人。据史传,说他是汉高祖刘邦的弟弟刘交后代,估计也是瞎认祖宗为尊者讳。其实,刘裕绝对城市无产者出身,家徒四壁,终日游手好闲,穷得叮当乱响,还特好饮酒赌博。当然,英雄不问出处,等他后来当了开国皇帝,连年青时代的游手好闲、不事产业也成了有大志的一种表现。

关于这个人物咱就不多说了,咱来看看他一心要兴复的大燕,当年是如何被灭掉的。

刘裕的出身,百分百属寒人阶级。此人身躯伟岸,长七尺六寸,风骨奇特,无疑有一副冲杀拼命的好身板。孙恩乱起,刘裕初显身手,真正一刀一枪拼出的功名。而且,在众寡悬殊的情况下,刘裕大赌徒的性格毕现,竟敢一冒而起,扳倒本来已经代晋称帝的桓玄,不能不说是魄力至伟之人。

在真实的历史上,慕容家族也是英雄辈出,先后建立过前燕、后燕、西燕、南燕,最后一个南燕,就是慕容复要复兴的朝代。

由于迎安帝反正,对晋室有再造之功,晋廷晋封刘裕为侍中、车骑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使持节、徐青二州刺史如故。刘裕固让。晋廷又加录尚书事,刘裕又不受,屡请归藩。刘裕愈推让,群臣愈积极,簇拥着安帝亲幸刘裕宅第。高祖惶惧,诣阙陈请,天子不能夺。是月,旋镇丹徒。

首先,咱来看看南燕在什么地方。慕容家族是鲜卑人,很多人以为南燕应该是在西北地区,其实不是的,南燕在今天的山东一带,孔老夫子的故乡。

此时的刘裕,诚惶诚恐想必还不是假装。一是当时刘裕的政治资历较浅,虽新立大功,仍没有多少可以篡人国家的势力基础。二是桓玄之灭,也使他清楚地看清:冒险称帝是件多么危险的事情。但有一点,刘裕已经很有前辈权臣的风采:移镇京都之外,遥控朝廷。这样做,既保证了自已有军权在手不会被架空,又远离了京城是非之地,可以更加进退裕如,以观时变。

图片 2

大将出手自不凡——刘裕平灭南燕

客栈也是山东人,看《天龙八部》的时候还没意识到,原来慕容复要兴复的国家,竟然就是我的家乡。

内乱甫定,逃于岭南之地的孙恩妹夫卢循、徐道覆遣使贡献,作出服从中央的姿态。由于当时朝廷新定,未暇征讨,晋廷便趁势授卢循为广州刺史,以徐道覆为始兴相。卢循为人诡谲,得便宜卖乖,派人送给刘裕一大篓益智粽(意思是指刘裕你缺心眼,应多吃这种粽子益智补脑);刘裕市井出身,当然明白其中含义,便回赠卢循一大坛继命汤中药(意思是先留你一条命让你再多活此时间,等我有空一定去收拾你)。

好了,下面来看看灭掉南燕的是什么人。

内政搞得差不多,刘裕在外交方面也取得空前胜利。他派使臣出使后秦,以平等姿态向姚兴示好,并要求讨还原为东晋领土的南乡诸郡。姚兴大儒出身,竟出人意料地答应交还如许一大片土地。后秦群臣纷纷进谏,姚兴支持已见:天下善恶的标准是一样的。刘裕出身寒微,能够诛除桓玄,兴复晋室,内整庶政,外修封疆,对这样的人,我岂能因吝惜数郡之地而不成其千秋美名呢?于是,后秦尽还汉水以北十二郡给东晋。在互相攻杀的东晋十六国时期,这种不战而屈人之兵天方夜谭般的故事,竟被大英雄刘裕变成了现实。

这个人名叫刘裕,南朝刘宋的开国皇帝,如果对这个没感觉,你肯定也知道辛弃疾的那首词《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说的就是当年刘裕北伐的故事。

当时,北燕正遭国变,国主慕容熙被杀;大夏的赫连勃勃和后秦姚兴兵戈相见,互相攻伐得十分厉害;最可恨的当属南燕,新任国主慕容超不知好歹,于东晋安帝义熙五年三月派人发兵进攻东晋淮北的宿豫城,大掠男女士众而去。而南燕这次攻伐东晋的目的,完全与开拓疆土无关,只是因为慕容超喜好音乐。南燕从被掠的数万晋民中,简选二千五百少男少女送入教坊司,强迫这些良家子女学习音乐技能。不久,南燕又有数千铁骑入寇济南,攻城杀人不说,连东晋的太守也掳走,又掠走一千多当地士女。

看看辛弃疾的这句词就知道了,刘裕绝对是一位气吞万里的大牛人。

刘裕得讯,又气又喜,正好拿南燕这个偏软的柿子下手,以显示自己攻无不克的声威。

图片 3

至此,也需交待一下这个自动送上门的倒霉蛋慕容超所统治的南燕。

公元409年,刘裕还是东晋的大将军,率兵讨伐南燕。南燕是小了点,但拥有几十万的胡人骑兵部队,相当于现在的重装甲部队。而刘裕手下呢,多是汉人的步兵。以卵击石,有人觉得这仗咱们能打赢吗?刘裕偏不信这个邪!

南燕非常短命,只传两代,共十三年,是十六国中仅比冉魏年头稍长的一个国家。

很快,刘裕就包围了临朐。

南燕的开国君主是慕容德。

当时南燕的皇帝名叫慕容超,他的母亲姓段,不知道跟段誉有没有关系。慕容超这个人跟慕容复很像,身材修长,面如冠玉,典型的翩翩佳公子,但慕容超没有慕容复那样的抱负,皇帝当得乱七八糟,《晋书》评价他说:“超不恤政事,畋游是好,百姓苦之。”

慕容德,字玄明,是前燕皇帝慕容皝的少子、后燕皇帝慕容垂的弟弟。十七、八岁时,慕容德已经是身长八尺二寸,姿貌雄伟,积聚了慕容王族的显性遗传特征。不仅如此,青少年时代的慕容德人品也不错,博观群书,性清慎,多才艺。其侄慕容暐当皇帝时,慕容德曾劝侄子应该趁苻坚将领苻双据陕叛秦时主动出击,可惜这么好的机略未获允用。前秦灭掉前燕,慕容一族广获优待,慕容德也被苻坚封为张掖太守,为官数年,很有政声。

慕容超听说临朐被围,热血冲头,亲自带着几万骑兵去救临朐,结果还没等到临朐呢,就听说城丢了,二话不说,撒丫子就跑,据说连凌波微步都用上了。

苻坚淝水之战大败,慕容德随慕容垂复兴燕国,获封范阳王,居中镇卫,参决政事。当时,还有一只慕容家族趁苻氏前秦大乱时在河东地区建立的燕国,史称西燕(西燕不在十六国内,因其太小)。西燕当时的皇帝慕容永与慕容垂同辈,是前燕慕容廆之弟慕容运的孙子。慕容永先是向慕容垂称藩,后来,他在左石窜掇下在长子称帝,并杀掉了不少他自觉可能和他争位的慕容王族成员。由于同为慕容家族,慕容垂在准备进讨时,左右大臣多有疑议。慕容德力排众议,认为慕容永僭建伪号,应予扫除。慕容垂大喜,于393年底亲率步骑七万多人直奔长子,一鼓作气消灭了西燕,斩杀慕容永,得八郡、七万六千余户。

慕容超前脚刚到国都广固城,刘裕后脚也来了,把广固城围了个水泄不通。

慕容垂病死后,其不争气的儿子慕容宝继位,封慕容德为使持节、都督冀、兖、青、徐、荆、豫六州诸军事,车骑大将军,镇守邺城,独统中原地区。

图片 4

北魏当时方兴未艾,道武帝拓跋珪大举入侵后燕,几个月时间就已经把慕容宝打得逃离国都中山,四处狂逃。

这时,后秦皇帝姚兴听说刘裕要吃掉慕容超,唇亡齿寒呐,就派人来威胁刘裕,说你赶紧撤兵滚回江南,否则我们大秦帝国的铁甲兵就要杀过来,你会输得非常难看!

邺城方面,也有数万北魏大军来围。无奈何,慕容德派人前往后秦姚兴处求救。不久,慕容德越城出击,大败魏将拓跋章。得胜之际,又闻慕容宝逃亡无踪,众人都劝慕容德称帝。当时,慕容德还很忠义,没有答应。逃亡中的慕容宝给叔叔带信,封慕容德为丞相,领冀州牧,承制南夏。

刘裕哈哈大笑,说爷爷我哪儿都不去,就在这儿等姚兴,我撤我孙子,你不来你孙子!

慕容德侄子慕容麟从义台来赴邺城,认为邺城城大难固,加上人情沮动,北魏再来进攻时难以拒守,劝慕容德移镇滑台,去与当时镇守滑台的鲁阳王慕容和合兵。

结果呢,姚兴真没派兵来。

东晋安帝隆安二年春天,慕容德率全城四万户居民以及二万七千多乘车辆撤出邺城。大队人马抵达卫河黎阳津,大风突起,预先准备的船只全被吹垮吹散,而尾随的北魏悍兵大队人马即将杀至。万分危急关头,当夜气温突降,河水忽然结冰变实,十来万军民及近三万辆车马竟然安全渡河。更奇的是,转天早晨北魏兵赶到河边,艳阳高升,河冰又融散,只能望河兴叹,遥望慕容德一行慢慢撤走。经此一劫大安,慕容德信心倍增,以为已有神助,便自称燕王,称元年,置百官。

有人问刘裕,刘裕说:很简单啊,姚兴真要救慕容超,早就派兵来打了,派个嘴炮儿来,就想吓退你刘爷爷?

没过多久,后燕皇帝慕容宝逃到黎阳,到处遣使让各地的慕容王族带兵前去迎驾。慕容德知道消息后,召集群臣,声称要备法驾迎嗣帝,自己要退归私第,不问政事,以此试探群臣反应。大伙儿都不傻,黄门侍郎张华马上出奏:舍天授之业,威权一去,身首不保,何退让之有!大将慕舆护更知主上心事,要求率兵驰问宝虚实,意思是到处寻找那位倒霉的皇帝好一刀结果了这个后患。慕容德流泪而遣之。(读书人出身的王爷就是会演戏)要干掉侄皇帝,也得挤出一把泪水。

眼看救兵没了着落,慕容超倒也激发出了慕容家族的狼性,坚决不投降,照死了跟刘裕死磕。

慕容宝也不是傻子,闻知叔叔慕容德称尊号的消息,惧而北奔,但最终死在了自己的舅舅的手里。有难莫投亲,显然是颠扑不灭的警语。

到了第二年,南燕已经没有力量抵抗了,大臣们都劝他投降,以保全性命,但慕容超还是不投降,说:“兴和衰都是天命,我宁愿挥舞宝剑战死,也不能衔璧投降去求生!”

后来,慕容德接连消灭叛乱的苻广,攻杀内叛的李辩,率军攻取了广固,占据了原属东晋的青、幽、齐一带地区。公元400年,慕容德以广固为都城,正式称帝,史称南燕。由于齐、鲁本文明旧都,人才济济,土地豪腴,慕容德又是明君之俦,与民休息,很快就有强兵近四十万,战马五万多匹,并萌生了伐晋的念头。由于年老生病,伐晋之举半途搁浅。

很快,广固城被攻陷,慕容超带着一家人往外跑,被刘裕的军队抓住了,找个驴车把他押到了南京,斩首示众,年仅26岁。

慕容德当初跟随兄长慕容垂脱离前秦,其生母公孙氏以及兄长慕容纳都留在张掖。慕容德随苻坚进攻东晋之前,留下祖传金刀给母亲,以为忆念。至此,当皇帝已有五、六年,慕容德仍不知自己生母和胞兄的消息。

从慕容超被砍头,到慕容复这个时候,已经过去了600多年,朝代也经过了南北朝、隋、唐、宋,相当于崇祯皇帝的后代,今天还要兴复大明一样,不被笑掉大牙才怪。

其实,当初慕容家族起兵叛前秦,张掖太守苻昌已经把慕容德在当地的妻子、儿女、以及兄长慕容纳一家尽数杀死。因为公孙氏年过七十,慕容纳妻子段氏有孕在身,苻昌只对此二人加以特赦(从中仍可见苻氏家族的柔仁影踪),关在监狱中。狱吏呼延平是慕容德故吏,冒死救出公孙氏和段氏两个妇人,趁乱逃于羌中地区。不久,段氏生下了慕容纳的遗腹子慕容超。

公孙氏老太太临终,对已经十岁的慕容超出示祖传金刀,说:汝得东归,当以此刀还汝叔也。

天下大乱之际,呼延平又带着慕容超母子奔至凉州。后秦灭后凉后,呼延平等人又一起辗转被移徙至长安。此时,慕容超身份已经暴露,他深怕后秦因慕容家族兴复燕国的原因杀掉自己,就佯狂作颠,天天在集市上要饭行乞,秦人贱之。惟独后秦宗室姚绍见其姿貌不凡,劝姚兴授予慕容超官职,以更便于看管监视。

姚兴很好奇,召来慕容超相见。及见,果然慕容超体貌俊爽,身躯健美,但所答非所问,双眼无神,半疯半傻。这一招果然骗过姚兴,他对姚绍说:俗语讲‘妍皮不裹痴骨’,真不可信呵。这小子长相这么好,脑子却进过水一样!由此,任由慕容超出入长安,既不派人监视,也没把他软禁。

得知叔叔慕容德派人来迎接,慕容超又惊又喜,连自己的母亲妻子也没敢通知,径自一个人携带祖传金刀,连夜随使者奔返南燕都城广固。

本来,慕容德知悉母兄被害的凶问,号恸吐血,大病得不能起床。郁闷之间,使臣带着一身新衣、风度翩翩的慕容超入见。验过金刀之后,得知母亲嘱托侄子要投奔自己,慕容德又是悲从中来。痛定之后,眼见这位侄子身长八尺,腰带九围,精彩秀发,容止可观,慕容德大喜,为其起名为超,封北海王,拜侍中、骠骑大将军。由于慕容德自己无子,不久,他就立侄子慕容超为太子。

慕容超苦难中长成,深谙人情世故,入则尽欢承奉,出则倾身下士,于是内外称美焉。小伙子人精一个,哄哄膝下无子的伯父,自是小儿科。

公元405年秋,慕容德病死,在位六年,终年七十。老头子遗言死后立即葬,虚棺十余,潜葬山谷,时人莫知其墓所。弥留之际,可能这位慕容氏人杰已有不祥之兆,预估到世祚不久,免得尸身再被敌国刨出喂狗。

至此,美男子慕容超登上了十六国纷繁历史的一个小舞台。

慕容超继位后,把宗室慕容钟、慕容法、慕容镇等人虚衔高位,皆派外任,眼不见心不烦。在都城内,他大加任用公孙五楼等侫人(公孙五楼可能是慕容超祖母一支的亲戚,史不明载)。

很快,慕容法、慕容钟等人屡被谗言,皆被逼出奔敌国,慕容宗室之间相互残杀。慕容超在广固城内大杀异已,树立威权。至此,南燕已呈衰败之相。

慕容超继位时,才二十一岁,实际上讲应属少年老成之辈。青少年时代寄人篱下、颠沛流离的痛苦经历,按常理应使他成为一个知民疾苦的好皇帝。而且,当年他在后秦的长安城内装疯卖傻,证明他的智商肯定超出常人。如此禀赋如此才,倘若慕容超循规蹈矩,任用贤良,真正光复慕容氏燕国旧版图,也不是什么大大的难事。但是,这个青年人践登帝位之后,信任奸侫,不恤政事,狂迷游猎,杀戮宗室,凡是昏君应有的特征,可谓在他身上集中而统一地现出个全活。

虽然自己为帝为皇,慕容超的生母段氏和妻子呼延氏还都在后秦姚兴手中软禁着。姚兴听闻慕容超继慕容德皇位,便命使臣前往广固,要南燕称臣,并向慕容超索取宫廷乐队。如果南燕不能送乐队,就要以吴口千人来代替。

母妻皆在后秦的长安城内,慕容超不能不软,召群臣商议对策。左仆射段晖认为:太乐诸伎是前世伶人,不易再得,可掠吴人送之。

尚书张华不同意:如果侵吴,必成邻怨,兵连祸结,非国之福。可以暂时低姿态向姚兴称臣以尽孝道,立刻派韩范去长安。韩范与姚兴两人在苻秦时同为太子舍人,能言善辩,必能办成大事。

慕容超认为张华之计高妙,就派韩范出使后秦。

姚兴在长安见到韩范这个老同事,非常高兴。同时,他也很奇怪,就问韩范:燕王在长安时,朕亲自接见过他。其人仪貌不俗,说话吞吞吐吐,词不达意。

韩范有辩才,回答得非常巧妙。大辩若讷,大智若愚。如果当初燕王呈露龙凤之姿,哪有今天继统的可能啊。言外之意,是讲慕容超当年不在你面前装傻,早就被杀掉了。

姚兴闻言,也觉有理。眼见老友来见,燕国降号称藩,一高兴,姚兴就赐韩范千两黄金,并允诺送还慕容超母妻。

先前从南燕亡降后秦的慕容凝闻知此事,马上入宫见姚兴,劝道:燕王称藩,本非真意,只是因其母在长安,不得不假装低三下四。其母归国,一定马上重称帝号。

姚兴想想,又深觉有理。于是,他又扣住慕容超妻母,非要南燕把宫廷乐团送过来。

不送也得送。南燕君臣上下合议,只得派张华等人亲率太乐诸伎一百二十人,携重宝而至长安。姚兴大儒出身,礼乐方面绝对的内行。酒酣之际,耳闻美仑美奂的中原正音,这位后秦皇帝大悦。

姚兴的黄门侍郎尹雅想为主子争脸,对张华说:昔殷之将亡,乐师归周;今大秦道盛,燕乐来庭。废兴之兆,见于此矣!

张华不卑不亢,回答:自古帝王,为道不同。权宜之计,各随其行。老子曰:‘将欲取之,必先予之’。福祸之验,应观后效。

姚兴闻言,老大不高兴。从前齐、楚竟辩,二国开战。卿小国之臣,怎敢抗辩朝士!

张华见状,忙卑辞下意,话说得有礼有节:我是臣藩使节,衷心愿交欢上国。但上国朝士辱及小国寡君社稷,我又怎能不有所回辩呢。

一席话,讲得信奉君君臣臣火道理的姚兴也心服口服。赞诩之余,姚兴立即派人护送慕容超母妻回国。

一家人终得团聚,慕容超自然喜色溢于言表。慕容超自己高兴,南燕当年境内天灾不断,旱涝交加,都城广固又发生地震。古人迷信,认为这一系列的天灾皆是上天发怒,故而国人惴惴,皆暗忖要有祸事发生。

安帝义熙五年正月元旦,慕容超在东阳殿接受群臣朝贺,乐队奏乐,这位青年帝王一脸不悦——新招募的乐师无论是技艺和外表都与昔日太乐诸伎相差甚远。但是,从后秦索回宫廷乐队肯定不可能,慕容超就想从东晋控制区抢掠晋人。大臣进谏,慕容超不听,派人进袭东晋宿豫,大掠而还,从中挑选两千五百青年男女,送入太乐府学习音乐以供日后宴饮朝会之用。不久,南燕又入寇济南,掠男女而去。

天作孽,就可违;人作孽,不可活。其实,当时的刘裕在东晋国内还未树立起绝对的威权,蜀地有谯纵不服,岭南有卢循未灭。假使慕容超不派兵掠境,刘裕再怎么琢磨也不会把目光投向这位关系还算不错的近邻。

东晋安帝义熙五年四月,刘裕上奏朝廷,要征伐南燕。朝议皆从为不可,惟左仆射孟昶、车骑司马谢裕、参军臧喜以为必克,劝裕行。可见,大英雄立功名,绝不可在大家首肯的情况下才行动。该出手时就出手,由此,得胜后造出的后果则更具震撼性。

刘裕率大军自建康出发,先走水路,由淮河入泗水(二水交汇处在今江苏淮阴)。六月,晋军行至下邳。刘裕下令,尽留船舰、辎重于当地,轻装步行至瑯玡。刘裕虽为冲杀大将,又很注意细节,一路经过的每处战略要冲,他均派精兵筑城守御,惟恐南燕有奇兵突袭断绝补给之路,以免重蹈当初桓温北伐的覆辙。

听说刘裕出兵,慕容超受惊不浅,他没料到攻掠东晋的边地会引起对方这么大反应。于是,南燕君臣忙开会廷议抵御之事。

公孙五楼虽是个卖官弄权的侫臣,却十分有战略头脑,对战事分析得条条是道:

吴兵轻果,所利在战。初锋勇锐,难与争锋。我们应该主动出兵,抢先占领大岘山险关,拒敌于国门之外。这样一来,旷日持久,敌军锐气必受摧沮,后勤也会逐渐供应困难。同时,我们还可以简选精骑两千,顺沿海边南驰,绝断晋军粮道。再令兖州驻军绕山东下,深入敌后。如此,腹背夹击晋军,可为上策;其次,可严命各地军将,凭险拒守,紧固坚城,除本军本城用度外,余下储积均焚毁,田中庄稼也都要令人芟除无遗,坚壁清野,坐守待时。此乃中策;下策吗,则是任凭敌军入大岘关,然后集合精兵,出城拒战。

大臣你一言,我一语,议论纷纷。

最后,慕容超拍板定议。京都殷盛,户口众多,非可一时入守。青苗遍野,一下子也芟除不尽。我大燕今据五州之强,带山河之固,战车万乘,铁马万群,待晋军过大岘关,出现在平原地区,我们正好发挥铁甲精骑的长处,冲践敌军,可一举成擒。

贺赖卢、慕容镇等人苦谏,均不听。公孙五楼员有谋略,但侫臣最大的特点就是不拂主上之意,当然不会坚持已见,默然而已。

刘裕出发前,已有参谋对此次行军表示过忧虑:燕人如果阻遏大岘关险道,或者放我军过去后坚壁清野,我们大军深入敌境,坚城不克,退路又堵,到时怎么办呢?

刘裕胸有成竹:这事我已想了许久。鲜卑人贪婪,不知远计。他们进攻时意在掳掠,后撤时又吝惜禾苗,肯定认定我们孤军深入,不能持久。燕军用兵,最多会进据临朐,退守广固,不会应用坚壁清野的谋策。

一切皆如所料。刘裕未见南燕一兵一卒,顺利渡过大岘关。他喜形于色,以手指天,说:兵已过险关,皆有必死之心。敌人田野中禾麦将熟,我们又无饥饿缺粮之忧。克敌必矣!

知已知彼,百战百胜。慕容超行兵步阵,和刘裕想象的一摸一样。他先派段晖、贺赖卢率五万步骑进据临朐,守株待兔,不久,听闻晋军已经飞度大岘关,惧上心头,慕容超亲率四万大军前往临朐与段晖等人合军。同时,他又命令公孙五楼马上赶往川源,想在上游切断晋军水源,可惜的是,慕容小伙总属后知后觉之辈,刘裕早已先他一步派前驱将军孟龙符攻据川源,迎头把公孙五楼打得大败而归。

清晨,刘裕以兵车四千乘为左右翼,列奇阵,方轨徐进,与南燕兵在临朐以南的平地上交战。燕军铁骑本来很厉害,但没想到晋军使用兵车坚阵,骑兵冲荡践踏的优势完全发挥不出来。燕军铁马直荡,皆被兵车上的晋兵以利予捅死在车前,侥幸跃过兵车的,又当即被阵内的晋兵刀砍斧剁,尸身散落。

毕竟燕军人多,双方大战,一直过了中午犹未见出胜负。

刘裕参军胡藩出主意:燕人悉兵出战,临朐城内守兵肯定稀少。我愿以奇兵间道袭城,仿效当年韩信破赵国的计谋。

刘裕称善,遣檀韶、向弥与胡藩率兵,绕过燕军正在战场上厮杀的主力,突然进攻临朐,高呼大叫,一举克城。同时,刘裕还派人四处散布晋军已有众多援军自海道赶至战场的消息。

慕容超身为皇帝,自己正在临朐城内大本营当总指挥,城内守兵总共才有两、三千人。眼见城陷,周围御林军拼死抵挡,慕容超捡得一命,单骑逃至段晖营内。

刘裕见临朐城已攻克,忙挥令旗,鼓声大作,晋军全面南击。燕军本来看见临朐插上晋军旗帜就已心慌,又隐约得知大批晋朝援军从海上来攻,怯意顿起。至此,再也坚持不住,纷纷扭头奔逃。晋军得势不饶人,喊杀阵阵,更加神勇。段晖刚刚和皇帝慕容超打个照面,晋军已经冲进指挥营帐,刀砍枪捅,这位燕国名将登时就被杀在当地。此次大战,共有十多个南燕大将临阵被斩。

慕容超运气不算太坏,又能逃出一劫,奔还广固。但他的御玺、御辇以及全套皇帝仪仗,全部成了晋军的战利品。

刘裕穷追不舍,因胜而进,第二天就攻陷了广固的外城,逼使慕容超只得龟缩于内城死守。晋军筑起长围,高三丈,外穿三重堑,给燕人一种插翅难飞的感觉。同时,刘裕又派人告知晋廷,不用再从江淮输运粮米,晋军自可在当地解决粮食供应问题,以战养战,食粮于敌境。

慕容超逃回广固后,沮丧得不行。他先把自己骂了一顿,又垂头丧气向群臣问计。宗室慕容镇进言,希望凭城一战,拼死决胜。但司徒慕容惠认为不可。晋军乘胜,盛气陵人。败军之将,何以御之!现今,只能派韩范出使,求秦国姚兴来援。唇齿之意,秦必来救。

此时此刻,南燕也只有求后秦来援这一条路了,于是,慕容超又遣韩范出使长安借兵。

古代兴兵交战,攻城最难。晋军虽数战数胜,但面对广固坚固无比的内城,也一筹莫展,只得修治各种攻具,做成一种尝试一种,一一推向战场。关键时刻,南燕一直以奇巧精思善选攻械著称的大臣张纲从长安出使办事返回,正好被晋军俘虏,这位大工程师立时派上了用场。同时,南燕大臣张华、封恺、张俊等人相继为晋军俘获,这些人都是汉儒,自然马上倒向了东晋一边。张俊还给刘裕出主意,现在燕人能够固守,主要是对外出乞援的韩范抱有幻想。可以高官厚爵劝诱韩范归降,如时韩范投降,燕人必定绝望,广固可不攻自破。刘裕从计,派人带着晋朝封授韩范为散骑常侍的诏书,前去招降。

慕容超窘急,亲笔写信给刘裕,表示要向晋朝称臣,以大岘山为界,献良马千匹,以通和好。刘裕当然拒绝。

后秦方面,姚兴正与大夏国赫连勃勃相攻伐。见南燕乞援,姚兴不得不派使臣到广固城下见刘裕,危胁说:慕容氏与我是友好邻国,以穷告急。我军准备遣十万铁骑,径据洛阳。晋军如果不退兵,铁骑当长驱而进!

刘裕想都没想,当面斥喝后秦使节:语汝姚兴,我定燕之后,息甲三年,当平关、洛。今能自送,便可速来!

果然是天亡南燕。姚兴确实不仅仅是虚张声势,他还真派大将姚强率一万精骑前往洛阳,准备与当地的姚绍一起合兵,前来广固救慕容超。不巧的是,赫连勃勃大败秦兵,姚兴自顾不暇,忙追还姚强的精兵还卫长安。韩范见状大叹,真是天亡燕国啊。正好,刘裕密使赶到,思忖一番,韩范便归降东晋。

刘裕见到韩范,免不了还嘲笑他一番:您本来要立申包胥之功,何以虚还?(春秋时申包胥哭于秦庭,最终哀求秦国兴兵救楚)

韩范能言之士,自然有理有据,不卑不亢:我祖孙三代仕燕,自然要尽臣下本份。但西朝多故,丹诚无效,可谓天丧弊邑而赞明公。智者见机而作,在下怎敢不至!

刘裕点头,卿可至城下,告以祸福,劝守兵出降。

韩范拒绝,虽蒙将军殊宠,但我仍不忍为您反谋燕国。

刘裕喜而不强。转天,他派人载韩范于车,在广固城外转了一大圈。由是人情离骇,无夏固志。守军见到韩范,知道后秦援军不可能到来,完全绝望。

广固城内,左右从人劝慕容超杀掉韩范全家,以止反叛。慕容超虽属不明之君,也知韩范无奈,加上韩范之弟韩淖一直忠心不贰,未忍诛杀韩家。韩范也真是智谋之士,假使他在城下向守军喊话劝降,激怒慕容超,一家人肯定会被杀得一个不剩。

张纲方面,穷极巧思,为刘裕造冲车、飞楼、悬梯、木幔等攻具,使守城的火石弓矢顿失作用,燕军日益困窘。慕容超暴怒,派人把张纲母亲押至城头,倒吊起来,慢刀碎剐了老太太。张纲血泣,化悲痛为力量,研制出更为精巧实用的攻具。

即是如此,南燕守军仍旧坚持了四个多月。刘裕也不是特别急于进攻,反正广固周围人民都日夜负粮来助官军,吃喝不愁。同时,晋朝援兵源源不断,营于城下的,一直都是精神头十足的生力军。

公元410年正月朔旦,慕容超升登天门,依礼接受群臣朝贺。慕容超宠爱的美人魏夫人也随他登城。礼毕,二人凭城四眺,望见城下晋军军容整盛,一眼望不到边际,这一对俊男美女相对执手而泣。

韩范之弟韩淖一直跟随左右,劝谏道:陛下遭逢厄难,正应自强奋志,怎能对女子悲泣!

慕容超拭目谢之。

尚书令董锐知道大势已去,劝慕容超出降。

慕容超大怒:废兴,命也!吾宁奋剑决死,决不衔壁求生!如此血气,倒不失男儿本色。

公孙五楼、贺赖卢等人又想从城内挖地道偷袭晋军,皆大败而归。不久,晋军又断绝广固城外渑水水源,城内守军只能喝含有害杂物多多的井水,皆头昏脚软,日益穷困,出降者越来越多。

看见火候差不多,刘裕这才指挥晋军四面攻城。南燕尚书悦寿先前劝过慕容超投降,今见势不妙,便开城门投降。晋军喊杀入城,慕容超只带数十骑卫士仓惶出逃。没跑出多远,便被晋军悉数生擒。

刘裕坐于大帐正中,呵斥责问五花大绑立于帐中的慕容超,数之以不降之状。

慕容超神色自若,一无所言,只是声称自己死后要求晋将刘敬宣照看自己的母亲。刘敬宣是刘牢之之子,其父被桓玄攻杀时,他曾逃至南燕,与慕容超有交情。这慕容超也真是个做事没有条理之人。先前,他为了赎回母亲,把太乐诸伎送给姚兴;后来,为了能欣赏正宗宫廷音乐,他又派兵侵掠乐晋,抢来南方士女进行音乐培训,最终寻致刘裕的进兵乃至亡国。国亡之时,小伙子这才又想起母亲,真不知他这份孝心起起落落是怎么转的,最后家国性命全部搭上。

刘裕命人把慕容超关入槛车,送建康市处斩,时年二十六,在位六年。行刑之时,这么俊美神秀的美男子好头颅被钢刀砍落,估计不少围观士众会发出深深的叹息。

由于痛恨广固城久攻不下,刘裕想要把城内男丁全部坑杀,并以其妻女赏将士当婢妾。晋将百分百同意,倒是降臣韩范进劝:晋室南迁,中原鼎沸,士民无援,强则附之,既为君臣,必须为之尽力。这些人皆衣冠旧族,先帝遗民,今王师吊民伐罪,如果尽坑广固之人,恐怕西北之民再无来归之意。

刘裕改容谢之,听取了韩范的谏劝。

但是,犹斩王公以下三千人,没入家口万余,夷其城隍。

估计这三千人中,慕容王族肯定占多半,男女老少,婴孩不免。慕容氏的前燕灭亡,苻坚待他们不错。不仅一个未杀,个个还送有权有地的大官做。但淝水战后,正是这些慕容家族的人所在蜂起,人面兽心,最终导致了前秦帝国的覆灭。慕容王族的子弟们以兴燕为名,建立了后燕、北燕、南燕、西燕,称王称帝,在北中国折腾个不停。风光一时,亡国时皆被敌国整族烩掉,渣都不留——苻坚大帝柔仁的前车覆辙这么逼迫真切,谁都不想给这一个几乎个个男人长相俊美的家族任何人任何机会。后世儒臣史家对刘裕的屠杀多有微词,笔者认为大英雄此举是舍小仁存大义。假如遗漏了哪个狼性王族的后代,没准又称王称帝,战事一起,死亡的恐怕不仅仅是三千,得是三万、三十万,甚至数百万!

其它几个慕容燕国,国亡时宗室也大多被连根株除,使得中国历史上基因甚是优秀的一个家族基本上被消灭殆尽。所以,金庸老先生武侠小说中的慕容姓氏的英雄们,确属空穴来风,和金大师笔下大侠们的神功一样,五彩斑斓,绝不可信!

本文由118kj开奖结果发布于考古专栏,转载请注明出处:气吞万里如虎,慕容复要兴复的大燕

上一篇:荡秋千的注意事项,小初春有观花灯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