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廷与市道,金朝太监
分类:学者观点

提要:“宫市”有使,始于杨国忠,但外臣执掌内廷采购事宜,并非始自宫市使设置之时。内廷采购选任杨国忠主知,具有个人因素和体制变化的双重意义。商品经济的发展,加大了内廷对市场的需求量。政府供给系统中市场采购比重逐渐增加,原有供送系统在人员和经费方面已不能满足宫内的即时需要,这正是“宫市”置使、权限扩增、人选趋重的主要原因。在宦官势力持续膨胀的过程中,“宫市”积弊成蠹。在面对市场的政府行为及其运作中,非经济因素对市场经济干扰具有顽固性及持久性,宫市”为害,仅仅是一个侧面和一个时段的突出表现。关键词:唐宫市内廷供送制“宫市”一词始于唐朝,专指内廷日常所需派专人主持,到京城市场上直接采购。德宗朝,因负责采买的宦官肆意压价、强取豪夺,严重扰乱市场,屡受抨击。但“宫市”源于何时、起于何职及其间变化,没有详细记载,后人著述时往往以讹传讹。近年有涉论“宫市”文章数篇,[1]但仍有未解之事。今人在梳理内诸司使时,都未涉及“宫市使”。[2]有史载顺宗即位罢“宫市”。那么,“宫市”是否结束于顺宗,“宫市”的出现和变化的原因是什么?“宫市”为弊甚深是否可以只用简单的人为因素来解释?是否可以从更深刻的体制方面的因素考虑呢?由于“宫市”不仅仅是一般的采购行为,而是关系到政府财政体制转换过程中,内廷供送制是如何过渡到供送与采购并举、采购份额逐渐加大的问题,因此有必要澄清有关的基本史实。[1]近年专门研究“宫市”的论文有:龚昭民《唐代的“宫市”》,《中学历史教学》1987年第1期;张艳云《唐代“宫市”考》,《陕西师范大学学报》1989年第3期;元峻《宫市的另一种含义——读两唐书偶记》,《平准学刊》4,光明日报出版社,1989年;岳纯之《唐代宫市略说》,《文献》1992年第1期;李东《唐代“宫市”之补正》,《安徽史学》1986年第3期。[2]略举其要:唐长孺《唐代内诸司使及其演变》,《山居存稿》收,中华书局,1989年;唐长孺:《唐代的内诸司使》,《魏晋南北朝隋唐史资料》第5、6辑,武汉大学出版社,1983、1984年;贾艳红《试谈唐中后期的内诸司使》,《齐鲁学刊》1997年第4期;杜文玉《唐代内诸司使考略》,《陕西师范大学学报》1999年第3期。赵雨乐《唐代内诸司使的构造》,《东洋史研究》第50期第4卷,1992年;论者涉及到的内诸司使有三十多种,但未见“内中市买使”和“宫市使”。一“宫市”缘起诸说析论唐“宫市”缘起时间的判定,有开元说,天宝说,贞元说。按判定学者所处年代顺序,列举如下:1.贞元说:唐人韩愈与《资治通鉴》作者持此说。韩愈《顺宗实录》卷2载:“旧事,宫中有要市外物,令官吏主之,与人为市,随给其直。贞元末,以宦者为使,抑买人物,稍不如本估。末年,不复行文书,置白望数百人于两市并要闹坊,阅人所卖物,但称宫市,即敛手付与,真伪不复可辨,无敢问所从来。其论价之髙下者,率用百钱物买人直数千钱物,仍索进奉门户并脚价钱。将物诣市,至有空手而归者。名为宫市,而实夺之。”[1]据是书,官吏主持宫中市买,是“旧事”,贞元末,才转由宦官主持直接到市场采购,因称“宫市”。但“旧事”起于何时,源自何职,是否已置使领之,官吏主知时是否已有“宫市”之称,不载。《资治通鉴》卷235“贞元十三年”载:“先是,宫中市外间物令官吏主之,随给其直。比岁以宦者为使,谓之宫市,抑买人物稍不如本估。其后不复行文书,置白望数百人于两市及要闹坊曲,阅人所卖物,但称宫市,则敛手付与,真伪不复可辩,无敢问所从来。”按,贞元共二十年,该书放在十三年叙述,又有“比岁”之判定,大致认定是在贞元中期,宦官充使,主持宫中采买,因称“宫市”。但“先是”所指时间上限不清。2.天宝说:南宋人洪迈与陈寅恪先生持此说。洪迈在其所撰《容斋续笔》卷11《杨国忠诸使》条,云:“杨国忠为度支郎,领十五余使,至宰相凡领四十余使,第署一字不能尽,胥吏因是恣为奸欺。新旧唐史皆不详载其职。按其拜相制前衔,云:御史大夫判度支、权知太府卿事、兼蜀郡长史、剑南节度、支度、营田等副大使、本道兼山南西道采访处置使、两京太府、司农出纳、监仓、祠祭、木炭、宫市、长春、九成宫等使、关内道及京畿采访处置使,拜右相兼吏部尚书、集贤殿、崇文馆学士、修国史、太清、太微宫使,自余所领又有管当租庸铸钱等使。以是观之概可见矣。宫市之事,咸谓起于徳宗贞元,不知天宝中已有此名,且用宰臣充使也。韩文公作《顺宗实录》,但云:旧事,宫中有要市外物,令官吏主之,与人为市,随给其直,贞元末,以宦者为使。亦不及天宝时已有之也。”[2]据上,洪氏似认为“宫市”起于天宝时杨国忠以宰臣身份领使。但是书有前后矛盾之处:文中列举出杨国忠拜相前所充任的使职,已有“宫市使”,因此,是在杨国忠任相前后连任的使职之一,明显是使职随人走,而非固定由宰臣充使。陈寅恪先生《元白诗笺证稿》“卖炭翁”引《南部新书》戊载:“大历八年七月,晋州男子郇谟,以麻辫发,哭于东市。上闻。赐衣,馆于客省。每一字论一事,尤切于罢宫市”;又引《旧唐书·代宗纪》:“癸末,晋州男子郇谟,以麻辫发,持竹筐及苇席,请进三十字。如不请旨,请裹尸于席筐。上召见,赐衣,馆之禁中。内二字曰监团。欲去诸道监军团练使也。”陈先生由此得出结论:“自天宝至大历至贞元五六十年间,皆有宫市,而大历之际,乃至使郇谟哭市,则其为扰民之弊政,已与贞元时相似。”由于陈先生没有就“宫市”进一步展开考述,我们只能从上述有限的信息得知,首先他认为“宫市”起自天宝,但没有举出具体例证;其次他推定代宗大历年间,“宫市”扰民,已与贞元相似,“而宫市之弊害则由宦官所造成”[3],应是认为代宗时代宦官已借“宫市”名义为害京城民间社会与市场。页码1 2 3 4 5 6 7 8 9 <

有网友将《清明上河图》恶搞了一下,PS为《城管来了》,画面上熙熙攘攘的汴梁闹市,一场洗劫后满地狼藉,阒无一人……中国古代有没有城管?有人认为周朝的“监市”就是城管,还有人说唐代白居易《卖炭翁》诗中的“黄衣使者”比较像。监市,顾名思义是市场的监管者,与今之城管相似。《庄子·知北游》中有“监市履也,每下愈况”的文字,似乎是与城管有关的最早记载了。李颐的注释是:“市魁履豕,履其股脚难肥处,故知豕肥耳。”原来的小腿以下部位是“难肥处”,越往下踩越能判断出整猪的肥瘦程度。由是推论,监市履应该是为了抽税。据《旧唐书》记载:“监市践于衙,理市治序”;“距府十丈无市,商于舍外半丈,监市职治之”。 监市并非衙门在册胥吏,属于外聘人员,略似当今之协管员。官府十丈、民舍半丈外方可设市买卖,是监市的管辖范围。古代分工没有现代细致,监市很可能兼城管、税务、工商管理职能于一身。怀着几分恶意查了半天,没查到监市祸害百姓的记载,看来《清明上河图》的PS版,可能有点冤枉大宋“城管”了。但大唐的“宫市”欺市扰民,倒是劣迹斑斑证据确凿。这一秕政初名“内中市买”,始于唐玄宗开元、天宝年间,杨贵妃的阿哥杨国忠曾任“内中市买使”,后改称“宫市使”,负责宫廷采买事宜。杨国忠 “安史之乱”殒命马嵬坡后,历经肃宗、代宗到德宗朝,权力逐渐转入内廷宦官手中。唐德宗初登大位时尚知节俭,晚年却越来越贪婪奢靡,“宫市”也折腾到了民不堪命的程度。白居易的新乐府名篇《卖炭翁》,生动描绘了宦官们的恶形恶状:翩翩两骑来是谁?黄衣使者白衫儿。手把文书口称敕,回车叱牛牵向北。一车炭,千余斤,宫使驱将惜不得。半匹红绡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炭直。翩翩而来的“黄衣使者”,手持文书、口称敕令,名为采购,实则奉旨打劫,“半匹红绡一丈绫”不过象征性地意思一下。据韩愈《顺宗实录》记载,德宗末年连宫市文书也不用了,“置白望数百人于两市并要闹坊”,“白望”这名号起得够形象,只要被“望”上的货物,就以宫市的名义掠走,只付大约十分之一的货值,还要另索货物进宫的“门包”和脚钱。这些恶棍的身份真假莫辨,卖货的百姓常常空手而归,“名为宫市,而实夺之”。韩愈还记载了一个与卖炭翁相反的案例:有农夫以驴负柴进城出卖,遭遇自称宫市使的宦官,仅付数尺绢作为货款,又索要门包,命他赶驴送柴入宫。农夫哭着把绢交还给宦官告饶,宦官不肯接受,坚持要送柴进宫。农夫抗争道:“我有父母妻子,待此然后食。今以柴与汝,不取直而归,汝尚不肯,我有死而已!”于是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农夫殴官,街吏拘人上奏,德宗下诏处罚宦官,赐农夫绢十匹。“然宫市亦不为之改易。谏官御史数奏疏谏,不听。”

本文由118kj开奖结果发布于学者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内廷与市道,金朝太监

上一篇:而是来自天气变冷,唐宋天气变化与西晋正史兴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