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直先生与秦汉史研讨
分类:学者观点

今年是新千年的开始,也是著名的史学家、考古学家陈直教授逝世20周年暨诞辰100周年的年份。我们以深深的敬意,无限缅怀这位曾对秦汉历史和秦汉考古研究,对中国学术事业发展,做出巨大贡献的前辈;也仅仅以这种著文的朴素形式,来纪念这位终生奉献学术事业的师长!众所周知,陈先生治学,路子很宽,历史文学,诸子百家,文物考古,金甲陶文,名物训诂,谱牒宗教,历算医药,几乎无所不综。但他用力最勤者,还在秦汉史研究。用先生自己的话讲,叫做“喜治秦汉史”[1]。因此,先生的学术成就,于秦汉史最为卓著;他治史的经验,于秦汉史领域最为丰富。在纪念先生逝世20周年暨诞辰100周年的时候,如果对这方面有所总结,使之启迪后学,继承发扬光大,无疑是对先生最好最有意义的一种纪念。1.新突破大凡研究中国古代史,前四史是不能不读、不能不研究的。这就是说,中国古代史工作者,对于秦汉史几乎无人不通晓、无人不研究,因此,在秦汉史这块园地中,研究的成果特别密集,题目也大多都被人做过,所以,很难再找到未开垦的处女地。面对如此一个屡经深耕细作的领域,陈直先生硬是凭借着他那深厚的学术功底,以敢啃硬骨头、敢打硬仗的无畏精神,通过辛勤的耕耘,取得了新突破。这里不妨以他对《史记》、《汉书》的研究为例,来做具体的说明。西汶艺术网陈先生对《史记》、《汉书》的研究,发端很早。他从13岁起即系统研读《史记》、《汉书》,以后每二年必通读一次,相沿为习[2]。24岁时,他便写出了《史汉问答》二卷[2],反映出这方面研究的浓厚兴趣。后来他在西北特别是在西安供职期间,充分利用这里曾是周秦汉唐故都所在地的文物优势,采用文献与文物考古相结合的方法,研究《史记》、《汉书》,研究古史,从而使其水平达到更高的层次。1957年,他用96的天时间,写出了13万字的《汉书新证》[3]。次年,又完成了14万字的《史记新证》[3]。这是他对《史记》、《汉书》研究的新成果,是他自认为可以的传世之作。1959年,《汉书新证》由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当时出版社的《新书介绍》评价称:《汉书》成书后,注者甚多,唐之颜师古以前,注者已有二十余家,颜师古以后,注者复有数十家。但这些注《汉书》的人,都以书面材料为主,转相引证,问题滋多。本书著者是国内治《汉书》的专家,它所引用的材料,主要是出土的汉铜器、木简、封泥等物,所以与前此《汉书》诸注,迥然不同。其中《百官表》考证,尤有精湛独到之处,可以认为是研究《汉书》的重要著作[3]。50年代,大陆人的商品意识还极其淡漠,所以上述介绍绝无广告成分,是非常平实的,许多地方甚至评价偏低。但由此亦不难看出《汉书新证》非凡的学术价值;它对题无剩义的《汉书》研究来说,确乎是一个空前的突破。1979年,经过续证、订补的《汉书新证》由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其字数近35万。先生《自序》云:此书曾于一九五九年由天津人民出版社印行。新证云者,取别于旧注家之方式,所引用之材料,为居延、敦煌两木简,汉铜器、漆器、陶器,以及封泥、汉印、货币、石刻各种。其体例有时仿裴注,系证闻式,旁搜远绍,故不偏重于音义。嗣后于五八年九月,又成史记新证二卷。至五九年一月,西大历史系接受中华书局标点汉书之嘱托,我亦参加工作,因此又将全部汉书,泛览一过,历四个月之久竣事。温故知新,签记所得,于是始有撰写续证之计划。迨暑期休假,随读随记,历时半岁,又成续证二卷。思及新续二证,各自为书,容有未善。乃于六○年十月,合前后两编,再加订补,汇为一书,即今本也。同年,《史记新证》亦由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先生在该书《自序》中指出:“余之为新证,是在会注考证(黄按:指日本人泷川资言的《史记会注考证》),及考证校补(黄按:指日人水泽利忠的《史记会注考证校补》)之外,加以解释,其材料多取材于考古各方面”;“因汉书完成在先,与之重复者,大部分均已删削”;“书名新证者,多以出土之古器物,证实太史公之纪载,与逐字作训诂音义者,尚微有区别”。显然,《史记新证》同《汉书新证》一样,也是运用文献与文物考古相结合的方法,在古史研究领域取得的新突破。大家知道,考古与文献相结合的研究方法,首先由王国维提出,被称作“二重证据法”,见王氏1925年所撰《古史新证》。同时王氏又在其题为《最近二三十年中中国新发现之学问》的演讲中,说了如下脍炙人口的话:“古来新学问起,大都由于新发现,有孔子壁中书出,而后有汉以来古文家之学;有赵宋古器出,而后有宋以来古器物、古文字之学;惟晋时汲冢竹简出土后,即继以永嘉之乱,故其结果不甚著,然同时杜元凯注《左传》,稍后郭璞注《山海经》已用其说,而《纪年》所记禹、益、伊尹事至今成为历史上之问题,然则中国纸上之学问赖于地下之学问者,固不自今日始矣。”陈先生研究《史记》、《汉书》的方法,正是继承了王国维所倡导的二重证法,并有新的发展。对此,著名学者李学勤研究员曾作总结说:页码1 2 3 <

一、主要简历: 1996年西北大学考古专业本科毕业,1999年西北大学历史文献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获历史学硕士学位,2010年复旦大学中国古代史专业博士研究生毕业,获历史系博士学位。1999年至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工作,副研究员,华南二队队长、阿房宫与上林苑考古队队长。

图片 1

先后参加甘肃武威百塔寺遗址发掘、河北邺城潜伏城门遗址发掘、河南洛阳汉魏故城宫城阊阖门遗址发掘、广东广州南越国宫署遗址发掘(2000、2002-2007)、澳门圣保禄经学院遗址发掘、海南汉代遗址调查等考古调查、发掘与资料整理。2011年起开始与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所联合进行阿房宫与上林苑考古队的相关工作。 从事汉唐考古发掘与研究,积极开展历史学、历史文献学与历史地理学研究。对秦汉隋唐建筑布局、陵墓、职官制度、玺印、封泥制度,建筑史、民族史等方面问题均有一定研究,至今已撰写发掘报告、简报、考古学、历史学、文献学、历史地理学论文70余篇,主持完成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一项(“西汉诸侯王陵墓制度研究”,准号06CKG002,证书号20080068),合作出版《西汉诸侯王陵墓制度研究》一部,点校出版《南海百咏、南海杂咏、南海百咏续编》一部。目前正承担中国社会科学院基础研究《华南区域考古研究》项目(2010-2012),参与中国社会科学院重点课题未央宫出土骨签整理一项,并参与中华书局《后汉书》新校的有关工作。

图片 2

二、1999年以来主要研究成果:A、著作 阿房宫,陕西人民出版社,2002年。 西汉诸侯王陵墓制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年。 南海百咏、南海杂咏、南海百咏续编,广东人民出版社,2010年。

图片 3

B、考古资料1:刘瑞:西北大学新出土唐代文物,考古与文物,1999年第6期。2,广州南越国宫署遗址2000年发掘报告,考古学报,2002年第2期。3,汉魏洛阳故城宫城发掘取得重要收获,中国文物报2002年6月28日1版。4:秦封泥再读,考古与文物,2002年第5期。5,西北大学田家炳高资培训中心楼基出土唐代文物,考古与文物,2003年第1期。6,甘肃武威市白塔寺遗址1999年的发掘,考古,2003年第6期。7,河南洛阳汉魏故城北魏宫城阊阖门遗址,考古,2003年第7期。8,Palace and Government Office Site of the Nanyue State in Guangzhou in 2000, CHINESE ARCHAELOLGY VOLUME3 2003,110~115。9,广州南越国宫署遗址发掘又获重大成果,中国文物报,2004年12月8日1版。10:在京新见秦封泥中的中央职官内容,考古与文物,2005年第5期。11,广州出土西汉南越国木简,中国文物报2005年7月20日1版。12:南越国宫署遗址出土木简,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羊城考古发现与研究,文物出版社,2005年10月。13,广州市南越国宫署遗址西汉木简发掘简报,考古,2006年第3期。

C、论文甲 秦汉魏晋玺印、封泥、简牍与秦汉史1:刘瑞:“左纛”的文献考索,文献,2000年第4期。2:秦工室略考,考古与文物丛刊第四号,古文字论集,2001年。3:新见秦封泥中的地理内容,秦陵秦俑研究动态,2001年第4期。4:西安相家巷出土秦封泥简读,文史,2002年第3期。5:秦代的“隐官”、“隐宫”考,秦文化论丛,西北大学出版社,2002年7月。6:1997——2001年间西安相家巷出土秦封泥研究概述,中国史研究动态,2002年第9期。7:狮子山楚王陵出土印章封泥考释,21世纪中国考古学和世界考古学,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2年12月。

图片 4

8:秦甘泉宫地望考索,考古与文物,2002汉唐考古专号。9:里耶秦代木牍零拾,中国文物报,2003年5月30日5、7版。10:“文帝行玺”、“帝印”之“玺”、“印”考辨,中国文物报,2004年8月13日7版。11:南越国枣的栽培与利用初探,城市考古与文物保护研讨会论文集,2008年4月。12,武帝早期的南郡政区,中国历史地理论丛,2009年第1期。13,里耶古城J1埋藏过程试探,里耶古城•秦简与秦文化研究——中国里耶古城•秦简与秦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科学出版社,2009年。14,武帝早期的南郡人口,中国历史地理论丛,2010年第2期。15,读《秦汉历史地理与文化分区研究》,中国史研究,2010年第2期。16,说“常所用”,中国文物报,2010年10月15日6版。17,禁锢与脱困——汉南海郡诸问题研究,西汉南越国考古与汉文化,科学出版社,2010年9月。18,秦汉考古学体系的最新归纳——读《中国考古学•秦汉卷》,中国文物报,2010年12月10日8版。19,说楬,中国文物报,2011年1月21日6版。20,说鲁潜墓志的“述地”格式,中国文物报2011年4月29日6版。21,谈几个考古遗迹单位的符号使用问题,中国文物报,2011年8曰5日6版。

乙 秦汉都城、帝陵与礼制建筑1:阿房宫考古四题,秦陵秦俑研究动态,2006年第4期。2:从隋何雄墓志谈阿城及阿房宫的地望,中国文物报2006年6月16日7版。3:西汉景帝阳陵应存在内中外三重陵园制度,中国文物报,2007年3月2日7版。4:汉长安城南郊西汉社稷建筑初探,咸阳师范学院学报,2007年第1期。5:西安“大土门遗址”为汉末“元始明堂”论,秦汉研究,第一辑,三秦出版社,2007年1月。6:汉景帝阳陵内、中、外三重陵园的建筑和埋藏特点,中国文物报,2007年4月20日7版。7:秦、西汉帝陵的内、中、外三重陵园制度初探,中国文物报,2007年5月18日7版。8:西汉长安城的朝向、轴线及布局思想,文史,2007年第2期。9:陕西扶风云塘、齐镇发现的周代建筑基址研究,考古与文物,2007年第3期。10:秦始皇陵K0007陪葬坑性质新议,秦文化研究第十四辑,2007年11月。11:汉长安城南郊礼制建筑中组建筑群出土文字新考,汉长安城考古与汉文化,2008年5月。12,历代帝陵风水考,华夏地理,2008年第12期。13,昭穆制度与西汉帝陵排序,西部考古,三秦出版社,2008年12月。14,《汉书•成帝纪》“中陵”含义新考,考古与文物,2009年第3期。

丙 汉代诸侯王陵1,狮子山楚王陵考略,文博,2002年第6期。2:广州象岗南越王墓的墓主,考古与文物,2002汉唐考古专号。3:刘瑞:西汉诸侯王陵墓制度三题,汉代考古与汉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编委会,汉代考古与汉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齐鲁书社,2006年2月。4:西汉诸侯王陵墓的内藏、外藏和百官藏,二十一世纪的中国考古学――庆祝佟柱臣先生八十五华诞学术文集,科学出版社,2006年2月。5:巨野红土山西汉墓墓主新考,中国文物报,2008年2月29日7版。6:徐州北洞山楚王墓墓主考,考古,2008年第10期。7:西汉诸侯王陵的封土墓道与朝向,汉代文明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北京市大葆台西汉墓博物馆编,北京燕山出版社,2009年。8,曹操高陵四题,中国社会科学报,2010年1月19日4版。

图片 5

丁 民族史1:秦“属邦”、“臣邦”与“典属国”,民族研究,1999年第4期。2:秦、西汉的“内臣”与“外臣”,民族研究,2003年第3期。3:南越国非汉之诸侯国论,南越国史迹研讨会论文集,文物出版社,2005年。4:“雄王”、“雒王”之“雄”、“雒”考辨,民族研究,2006年第5期。5,秦汉“道”制新考,秦俑博物馆开馆三十周年秦俑学第七届年会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三秦出版社,2010年8月。 其他1:西安城墙“团楼”考,文博,2000年第5期。2:唐“褒州都督府之印”、“硖州之印”封泥考,中国文物报,2004年7月30日7版。

三、人生及工作感言:瞻高考远,乐且有仪四、联系方式邮箱:xianlr999@yahoo.com.cn地址,西安市雁塔路南段113号,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西安研究室,710054

本文由118kj开奖结果发布于学者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陈直先生与秦汉史研讨

上一篇:唐五代敦煌佛殿土地占领格局,中晚唐五代北宋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